成人礼




今天正是边氏家族小少爷的成年礼,按照这个百年杀手家族惯例,每个族人都要在这一天窃取一件宝物或作为雇佣手杀一个人。

即使家族企业已做的越来越大,轮到小少爷这儿已经金盆洗手不做盗窃雇佣的勾当,传授给他的都是正经的生意经。

但老祖宗传下来的本领不能丢,在一众亲戚的商议下,小少爷边伯贤便被派去家族最大的对头朴氏家族那里,偷一件听说当年是他们边家的东西——一条项链。

是边伯贤姑姑的结婚礼物。

对于姑姑的结婚礼物怎么会落到朴家边伯贤也是有些疑惑,但一想到能出师做任务,他是高兴的。

朴氏家族是这片欧洲地区的地头蛇,铁血硬汉朴氏家族的老掌门人刚过世不久,现在掌管这片地区的是刚上位的少爷朴灿烈。

边伯贤知晓这新上位的朴氏掌门人年纪虽小,但为人狡诈,得多加小心。

边伯贤费了好大儿劲才把门口的保镖放倒,他轻手轻脚的走进草坪,寻了一处矮墙躲起来,就听到了一些动静。

“沙沙沙——”

皮鞋踩过草坪的声音虽然已被刻意压低了,在寂静的夜里还是逃不过紧绷着弦的耳朵。

来者不善。

边伯贤不得不停止向外的动作,缓缓挪回原本较为安全的地方。

脚步声在四周徘徊,似是在寻找目标。

边伯贤的背已绷直,慢慢的调整着腿部姿势,来确保自己被发现时不会太过被动。

“咯吱——”

边伯贤看向了被自己的脚蹭到草丛跳入的小石子,微微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格外明显。

被发现了。

草坪上的脚步声果然微微一顿,稳稳的朝这边走来。

完了完了,边氏的小公子第一次出师就惨死欧洲朴家,还栽在了族长刚上任不久的年轻小子上,初出茅庐还是经验不足啊!莽撞!莽撞!

边伯贤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有多给边家里丢人。

他死死的握着手里的空枪,那是一支精巧的柯尔特侦搜型左轮手枪,口径9mm,弹容6发,边伯贤早在来的时候费尽了所有的子弹。

走投无路了。

昂嘤嘤缺乏实战经验被逼上绝路了,到底该怎么办!在线等,真的挺急的!

“咪呜~喵……”

边伯贤平息着心跳,紧要关头他只能想到这么个烂方法,学猫叫躲过一劫,但愿那个人在欧洲没见过这样的套路能被糊弄过去。

唰——

一双Christian Louboutin皮鞋配着线条利落的漂亮脚踝跨过草丛出现在边伯贤眼前,低调的设计看上去不像传闻中钟爱奢华风的朴氏家族的品味。

而举枪抬头一看,一双噙着笑意的桃花眼映入了眼帘,随之而来的,是对准边伯贤脑门的沙漠之鹰。

与手中徒有威慑力没有真枪实弹的左轮手枪不同,他只需指尖轻轻一扣,边伯贤身后的白墙就是染上一片猩红。

是朴灿烈。

桃花眼的主人惬意的给沙漠之鹰上了膛,不怀好意的抿嘴笑了下,“再叫一声,我就放了你。”

空气仿佛凝结一般安静。

边伯贤认出了他,直觉朴灿烈不会杀了他,而且,看在家族的面子上,朴灿烈也不会动手。

丢掉空枪翻了个白眼

“叫个屁。”

“可我手里这枪不答应。”

边伯贤一想到自己刚才试图学猫叫摆脱困境被他看到了就红透了脸。

“叫就叫呗,那么认真……” 边伯贤受了伤,站不起来,处于案板上的鱼肉状态还是不要惹朴灿烈生气的做法比较明智。

“咪呜”少年尖细的小小声音,像一只爪子挠着他的心。

“可以了吗,把我放了。” 边伯贤有些站不起来,刚才还没在意,怎么朴灿烈一来这腿就开始疼上起来了。

朴灿烈皱了皱眉,撕下衬衫的下摆,帮边伯贤包扎起来,“你这只小奶猫,毛都还没长齐,就来欧洲这种地方……”

“嘶,你轻点,疼……”

“呜你才是小奶猫啊!要不是我今天大意了,世上哪有我办不妥的事!”

朴灿烈没有说话,只觉得他回嘴的样子像极了自以为超凶的小奶猫,咪呜咪呜龇牙咧嘴的控诉非但没有凶狠反而让人忍不住想撸毛。

压着嘴角的笑意,朴灿烈知道这出师不利的小家伙正郁闷着呢,搂过他纤细的腿弯,拍了拍他的臀部,无视他的所有抗议。

朴灿烈扛着他大摇大摆的走过欧式庭院,早有人打开了黑色劳斯莱斯的车门,稳稳的把边伯贤放进车里。

不顾手下人诧异的目光,轻轻亲了一下边伯贤的嘴,“小奶猫,回家去吧,我会再来找你的。”

随即又在他白皙的脖颈留下了一个显眼的印记,满意的笑了笑,“记住,你是我的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八岁成人礼的结尾以这么一个荒唐的吻告终,边伯贤坐在车上都觉得对不起边家的列祖列宗。






-FIN-
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72)

© 我可爱的阿爸 | Powered by LOFTER